快速赛车开奖直播|快速赛车基本走势图

 

九三學社貴州省委員會2018 關于認真學習宣傳貫徹九三 關于認真學習宣傳貫徹中共

 

    

 
 

首頁>理論研究>正文

 
 
     
 
徐宗儔:促進政黨協商不斷升華的幾點思考
  發布日期:2017/4/5 11:16:37 點擊次數: 作者: 來源:

 

促進政黨協商不斷升華的幾點思考

 

徐宗儔

 

  要:統一戰線是中共奪取中國革命偉大勝利的三大法寶之一;中共領導下的人民政協始終是統一戰線的重要平臺更是民主協商之所;政黨協商是民主協商的重要內涵。政黨協商,是參政黨之所以存在與發展的根本要義政黨協商,核心與效果在于前置性政黨協商,更需要決策實施之后升華性的再協商;政黨協商,重在雙向才能發揮參政黨積極性。參政黨要不忘初心,繼續堅持、維護和升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政治制度。

關鍵詞:政黨,民主,協商。

 

習近平總書記在2015518召開的中央統戰工作會議上發表的重要講話,以及隨后出臺的《中國共產黨統一戰線工作條例(試行)》,進一步明確了步入新時期、處于新形勢、面對新常態的歷史條件以及貫徹落實四個全面戰略布局情況下,如何做好黨的統一戰線工作提出了新思想、新論斷、新要求和新政策,明確了統一戰線工作大政方針和基本遵循,使人民政協、統一戰線、多黨合作、民主協商、政黨協商等等,更加現代化、制度化、規范化、程序化和法制化,具有很強的理論性、時代性和前瞻性。

一、政黨協商,是參政黨之所以存在與發展的根本要義

以政黨協商、民主監督為全部存在價值的中國特色政黨制度,是中國共產黨幾代領導人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探索與發展的結果。事實證明,這是正確的!

毛澤東同志早就指出:我黨同黨外民主人士長期合作的政策,必須在全黨思想上和工作上確定下來。”[1]毛澤東同志針對黨內某些糊涂認識而提出:究竟是一個黨好,還是幾個黨好?現在看來,恐怕是幾個黨好。不但過去如此,而且將來也是如此,就是長期共存,互相監督。”[2]為什么要讓民主黨派監督共產黨呢?毛澤東同志說:主要是借助于各民主黨派和無黨派民主人士的批評來克服缺點和錯誤。這對于我們黨,對于社會主義事業是有益無害的。”[3]

鄧小平同志在講到中共同民主黨派長期合作時指出過:這種合作中間是有斗爭的,這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問題不在這里,而在于這些黨外的民主人士,能夠對于我們黨提供一種單靠黨員所不容易提供的監督,能夠發現我們工作中的一些我們所沒有發現的錯誤和缺點,能夠對于我們的工作作出有益的幫助” [4]改革開放以后,鄧小平同志更加強調:有監督比沒有監督好,一部分人出主意不如大家出主意。共產黨總是從一個角度看問題,民主黨派就可以從另一個角度看問題,出主意。這樣,反映的問題更多,處理問題會更全面,對下決心會更有利,制定的方針政策會比較恰當,即使發生了問題也比較容易糾正。”[5]

以習近平為總書記的中共中央制定的《中國共產黨統一戰線工作條例(試行)》中更加明確了中國共產黨同各民主黨派實行長期共存、互相監督、肝膽相照、榮辱與共的基本方針。并指出:政黨協商是中國共產黨同民主黨派的政治協商。規范了政黨協商的內容,包括:中國共產黨全國和地方各級代表大會、中央和地方各級黨委的有關重要文件;憲法的修改建議,有關重要法律的制定、修改建議,有關重要地方性法規的制定、修改建議;人大常委會、政府、政協領導班子成員和人民法院院長、人民檢察院檢察長建議人選;關系統一戰線和多黨合作的重大問題。規定了政黨協商的形式是:會議協商、約談協商、書面協商等。同時要求支持民主黨派和無黨派人士參與人大協商、政府協商、政協協商及其他方面的協商。”[6]

中共十八大提出了社會主義協商民主是我國人民民主的重要形式的論斷,強調要健全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制度,推進協商民主廣泛、多層、制度化發展,以廣納群言、廣集民智,增進共識、增強合力,更好地協調關系、匯聚力量、建言獻策、服務大局;把政黨協商納入決策程序,堅持協商于決策之前和決策之中,增強民主協商實效性;協商方式可以有專題協商、對口協商、界別協商、提案辦理協商”[7]等等。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建立程序合理、環節完整的協商民主體系,拓寬國家政權機關、政協組織、黨派團體、基層組織、社會組織的協商渠道。深入開展立法協商、行政協商、民主協商、參政協商、社會協商[8] 中共中央20157月印發《關于加強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建設的意見》、201512月印發《關于加強政黨協商的實施意見》,是指導包括政黨協商在內的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綱領性文件,是社會主義協商民主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中國共產黨提高執政能力的重要途徑。

幾十年來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多黨合作、政黨協商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有聲有色、生機盎然,促使人心思齊篤定、經濟發展穩定、社會繁榮安定。正應了習總書記人心向背、力量對比是決定黨和人民事業成敗的關鍵,是最大的政治”[9]這一科學判斷!

有效的政黨協商,才能讓多樣性的思維、建議,得到充分表達;才能在堅持執政黨領導、愛國主義、社會主義、民族復興中國夢基礎上,取得最大公約數,這無疑就是政治一致性。通過政黨協商,一致性得以鞏固,多樣性得以包容,恰如習總書記同心圓的形象比喻,即:以兩個一百年實現中國夢為圓心,以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為半徑,包容性越大,一致性越多,團結的力量越大——這是一再被證明了的鐵律

二、政黨協商,核心與效果在于前置性

政黨協商,就是通過執政黨、參政黨各自的領導集體,針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國家建設、民生福祉,采取老百姓所說那種打攏板凳慢商量形式,推心置腹共同切磋治國理政方略。政黨協商要透徹、深入、管用,關鍵在前置性安排。

重在前置性,是政黨協商活的靈魂。 前置性體現在作出任何重大決策之前之中的協商。只有這樣,才不至于流于通報”“通氣”“通知”……那種程序化與形式化。習總書記曾經用群眾語言大白話闡述了民主協商的深刻道理:我們要堅持有事多商量,遇事多商量,做事多商量,商量得越多越深入越好。涉及全國各族人民利益的事情,要在全體人民和全社會中廣泛商量;涉及一個地方人民群眾利益的事情,要在這個地方的人民群眾中廣泛商量;涉及一部分群眾利益、特定群眾利益的事情,要在這部分群眾中廣泛商量;涉及基層群眾利益的事情,要在基層群眾中廣泛商量[10]說得非常實在!毋庸諱言,政黨協商肯定應當立于潮頭之上!

倘若在那些事關國家、哪怕只是涉及到某個區域、某個行業或部門甚或某個事關民生項目的決策之前、或者決策過程之中,執政黨及其人民政府不能善于、敢于從多角度、多層面地與參政黨反復協商;或者參政黨不善于、不敢于或者壓根兒拿不出什么真材實料與執政黨反復協商、切磋其事、反映民聲、疏導民意的話,那么,出紕漏的幾率是相當高的!如果出現這種局面,參政黨不可能、也沒有資格跑到遠處、站到高處看西洋把戲而脫得了干系的!我們不是榮辱與共么!

譬如,曾幾何時,我們有些地方、部門領導層也想大膽試,大膽闖深化改革……比如,破解醫療保險深層次矛盾,自以為是地匆忙拋出某種一攬子方案。結果事與愿違,好心沒辦成好事,短短幾天就嗚呼哀哉畫上句號。究其根本原因,就在于沒有按照習總書記前面所講的幾個涉及幾個的方法去政黨協商、廣泛商量,不事與愿違才怪!

政黨協商,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民主最生動、最集中的體現。而政黨協商重在前置性有著無與倫比的重要性,至少應當從以下兩個層面來看問題:

一是協商時間上的前置性:即在執政黨提出建議之前、人大投票或舉手之前、政協 發言之前、政府貫徹實施之前,就要主動與參政黨協商。而且還不能只為之前、之中的協商而匆忙之。比如,那種今天通知明天協商、上午通知下午到會……如此急就章似的協商,形式重于實質。何益?不如不要!

二是協商內容上的前置性:決策之前、之中的政黨協商,為要讓各級參政黨盡可能知情、知政,執政黨應當主動提供背景材料,或者提出可能協商的議題并給以盡可能的方便,發動參政黨深入基層、深入群眾,調查研究,掌握第一手材料,信心滿滿地前來協商,才會而有的放矢、而言之有物。

現在從中央到地方的政黨協商做得越來越好了,但仍有不盡如人意處,特別是地區間、層級間發展還很不平衡,從頂層到底層,政黨協商的形式、內容、效果有遞減趨勢。因此,迫切需要改進的空間還相當大。

三、政黨協商,更需要決策實施之后升華性的再協商

政黨協商于決策之前、之中,恰恰體現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所具有的合法性目的及其無可挑剔的合法性程序,更有利于凝聚民心、匯聚民智、集聚民力。

政黨協商和其他方式的民主協商,才能避免習總書記針對一些民主國家那種選舉時漫天許諾、選舉后無人過問人民只有投票的權利而沒有廣泛參與的權利,人民只有在投票時被喚醒、投票后就進入休眠期,這樣的民主是形式主義的。”[11]這番精妙講話,活靈活現,十分生動,力透紙背地描繪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與西方表面熱熱鬧鬧那種虛偽民主的經緯,所言極是。

改革開放以來的政黨協商和其他方式的民主協商,是建黨、建國以來最好的時期,中國才得以突飛猛進地發展。反觀我們曾經有過的一言堂”“獨斷專橫,已經付出過沉重的代價。夠我們永遠銘記,不可重蹈。

 政黨協商和其他方式的民主協商,恰恰最能體現黨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高度統一。但是,智者千慮必有一失如同愚者千慮必有一得一樣,是對立、統一的矛盾體,萬萬不可偏廢它的兩面性。實事求是講,事物的復雜、多變性決定了協商于決策之前、之中,既不是萬能博士,也不能一成不變,更不能一蹴而就。偌大而遼闊的國土、56個民族、13億多人民、瞬時萬變的國內外情事……“預見可能成為枉見計劃會比變化快,反倒會成為另一種新常態。如何適應之最優選擇,莫過于在決策之前、之中民主協商前提下,須與時俱進地采取決策實施之后的民主協商!事前、事中諸葛亮越多越好——“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就是這個理;同樣,事后諸葛亮’”也不妨越多越好!

譬如,當年鄧小平同志提議而經過充分討論、起草并在19816月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通過的《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就是對過去一系列決策實施之后再回過頭來進行民主協商(包括黨內、黨外)、達成共識的典范!事后諸葛亮’”起到了告別歷史、開創未來大作用。這個歷史經驗,還是應當不斷記取、繼承、完善和發揚光大。

再譬如,我國三峽工程自孫中山先生在《建國綱略》提出、到199243全國人大以67.1%贊成票法定通過、再到19941214開工、2003年下閘蓄水、最后到2006520竣工,迄今已經伴隨千古罪惡工程”“虎頭蛇尾工程”“失敗工程等等口水運行了十多年。迄今還有人提出早炸大壩比晚炸好”……可以斷言,將來只要整個長江流域有一點風吹草動都會歸咎于三峽大壩。因此,對這種人人關注的世紀工程,事成其實之后,再炒作事前、事中什么意見”“恩怨,全無實質意義!今人應當進行決策實施之后的民主協商即:三峽大壩是存?是廢?存,要怎么存?廢,要怎么廢?應當倚重執政黨、參政黨、無黨派人士及全國方方面面人才資源,遵循兩害相權取其輕,兩利相權取其重, 對三峽工程、對流域生態等等認真地科學論證、民主協商,才是對國家對民族對歷史高度負責任的態度!

任何事情,只有正確地回頭看才能為向前看立下標桿,才能讓正確得到發展,讓錯誤得到修正,讓不足得到完善,讓搗蛋得到問責,讓違紀得到追究,讓違法得到懲處……才會成為那些拍腦袋決策、拍胸脯保證、拍馬屁奉承、拍屁股走人的致命克星!

四、政黨協商,重在雙向才能發揮參政黨積極性

隨著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的提出,中國共產黨已經完成了從革命黨向執政黨的華麗轉身;民主黨派從理論到實踐都名副其實地成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參政黨。

在中國,執政黨與參政黨之間開創黨派協商新局面,成為引領協商民主一以貫之的紅線,既有別于西方國家那種強人政治所主導的以黨派互相攻訐無所不用其極的競爭式選舉民主模式,也不同于一些國家動不動來個全民公投民粹式民主模式,這正是中國共產黨把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政黨理論與實踐的創新,是對世界文明政治制度多樣性的一大貢獻。

我們既然是政黨協商式民主,不論從字面上還是從內涵上講,都具有雙向而非單向意義。

實事求是講,新中國成立以來,都沒有停止過對中國特色民主的摸索。現在的政黨協商民主,一般還是以單向為主,即單一地由中共主導:遇到什么重大事體了,中共需要你民主黨派、無黨派人士坐攏來協商協商,那么就來協商協商;不需要了,也就只能采取其他更具彈性的方式提提建議、反映反映社情民意而已;至于采納與否、效果幾何,不得而知。這種被動地招之即來,揮之即去的政黨協商模式,已經與新時期、新形勢、新世情、新國情、新民情遠遠不相適應了。這正是落實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關于推進協商民主廣泛多層制度化發展戰略部署中,亟待在實際操作層面解決,以推進政黨協商的雙向機制。

政黨協商如果缺乏細化的民主制度跟進、如果執政黨以至社會群體的民主協商意識還淡漠到缺乏社會廣泛認同的那種氛圍、如果政黨協商形式重于實質的話……那么,政黨協商很容易隨著領導人事的變動或領導注意力以及某一時期工作重心的改變而改變。

改革開放以來,執政黨對政黨協商越來越開明。習總書記歷來親自主持與參政黨領導的高層協商,就是明證!習總書記強調參政黨要提高政治把握能力、參政議政能力、組織領導能力、合作共事能力、解決自身問題能力[12]批評也是期望,蘊涵于厚望之中,語重心長,一語中的,恰恰捅到參政黨的短板,也抓住了政黨協商重在雙向從而旨在發揮參政黨主動性、積極性的牛鼻子!參政黨倘若僅僅滿足于召之即來,揮之即去那種低層次政黨協商,實質就是自身存在的無所作為。

政黨協商,當然主要以執政黨為主導,此乃題中之義。但是,如果參政黨缺乏獨立思考,提不出符合執政黨、人民群眾期待的協商議題,那么政黨協商這兩條腿殘疾了一條,成為政黨協商短板,勢必影響協商的現實效果與發展前景。可以這樣認為,如果參政黨不能積極主動地提出與執政黨進行民主協商的議題,只能說明我國參政黨政治上不自信,枉自作為參政黨而辜負了人民期望,辜負了執政黨肝膽相照,榮辱與共的期待。

筆者以為,參政黨應當從廣度上依據不斷變化、發展的世情、國情去正確地、符合實際地把握中國特色政黨協商走向;從深度上領會、把控政黨協商的時代脈絡與發展規律。只有發揮政黨協商雙向的兩個積極性,才能抵制西式民主糟粕趁虛而入成為中國特色政治民主文化大餐中的有毒添加劑。

參政黨要向執政黨學習,強化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要不忘初心,繼續堅持、維護和升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政治制度,把民主黨派建設成執政黨需要、人民群眾期盼、社會不可或缺的高層次參政黨。

 (作者為安順市科協原副主席、九三學社安順市委原副主委)

 

 

 

 

參考文獻:

1、《毛澤東選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434頁。

2、《毛澤東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235頁。

3、《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第6卷,中央文獻出版社1992年版,第146~147頁。

4、《鄧小平文選》第一卷,人民出版社199410月第2版,第224225頁。

5、鄧小平:《鄧小平文選》第一卷,人民出版社199410月第2版,第272273頁。

6《中國共產黨統一戰線工作條例(試行)》。 《人民日報》2015923

7、胡錦濤:堅定不移沿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前進,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而奮斗。《人民日報》20121118

8中國共產黨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第三次全體會議公報。《人民日報》20131113

912習近平:在中央統戰工作會議上強調鞏固發展最廣泛的愛國統一戰線,為實現中國夢提供廣泛力量支持。《人民日報》2015521

10、習近平:在慶祝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成立65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人民日報》2014922

11、習近平:在慶祝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成立6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人民日報》201496

 

 

 

 

 

 

 

 

 

 

 

 

 

 
 
 

 

黔ICP備09000511號 copyright 2008 www.granj.tw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電話:0851-6835539   Email:[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九三學社貴州省委員會 技術支持:新利商務網絡公司
 訪問量:

快速赛车开奖直播 二十一点赢钱策略 福建时时票中奖结果 52开奖网pk10 新疆时时开奖号码结果 时彩后二稳赚霸主 三公要怎么压才能赢钱 2期倍投 1到21数字游戏 恒丰线上娱乐官网 时时彩开奖号码